城墙上弓箭与强弩对着端正王朝士卒就是一轮齐射,只听得‘呼呼’的破风声,上千支箭矢呼啸飞出,将已经没有斗志,正在纷纷逃跑的端正王朝士卒又留下几百人。

这使城墙下的端正王朝士卒变得绝望,因为护城河拦住了他们,不能尽快地逃过河,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。可这种绝望演变成拼命,也使没有斗志的端正王朝人又有了勇气,所以城墙下最后的战斗,反而变得艰难起来。

蒙绕赤龙冲着城墙上喊道“灵巫师们,你们受累,把他们灭了,正好让战巫见识一下,你们真正的巫术。”

龙奇风站在城楼前,笑着大声道“首领大人,如你所愿!”只见他举起手上一把兵器。

对于巫族国灵巫来说,他们没有兵器,因为他们不需要近身战。所以他们执有的叫巫器,作用是提高巫力的境界,比如你是灵巫师,如果有件好的巫器,可以施展大巫师的巫术,或者可以用少量的巫力,摧动巫术。

巫器跟兵器是一个道理,本身分等级,方法跟兵器相同,也是分凡、利、灵、宝、皇、神六种,每种分九品。好的巫器使灵巫巫力提高很多,所以巫族国灵巫水平,不是以纯粹的巫力计算,而是要把他们的巫器也算进去。

蒙绕赤龙没见过龙奇风巫器,一见竟然愣了一下,因为那巫器跟寨子里巫公的柱杖有点象,但不是柱杖,似乎更象一根矛。

那是根象矛一样的银色金属棍,一头呈尖锐状,另一头有块比拳头大,象水滴形状的黑色水晶,水晶外面还有层缕空的金属罩子,远远看上去象个金属球。

只见龙奇风将巫器一挥,从水晶里飞出一片黑色的光,那光象道流水一样,猛地冲出去,掠过几个端正王朝人身体时,就带出一片血箭,那些士卒发出一声声惨叫。

也就是说像水一样的光,其实是杀人的刀。

龙奇风因为刚才他的表现,使莫罕达斯逃了出去,觉得自己脸上无光,正好想好好的表现一下,至少他这样的灵巫师是强大的,王都龙家也是强大的。

所以他冷笑一声,提着巫器继续挥动,在剩下的端正王朝士卒头顶,就有更多的黑色光,那些光不发亮,反而有些阴冷,将慌乱的端正王朝人部罩住。

手握气球学生服美眉图片

在这过程中,只听见有惨叫声不停地响起,然后慢慢的静止,再也没有惨叫声传来,只有血从黑色的光里静静地流出。

龙奇风一挥手上的巫器,那些黑色的光,如同流水一样,往回倒流,又回到他手上的巫器中。露出来的那块地方,使人看得触目惊心,地上的端正王朝士卒,似乎都受到了虐杀,每个人是遍体鳞伤,有的人皮都给剥下来了。

蒙绕赤龙有种解恨的感觉,冲着城楼上喊道“城守大人,有这么厉害的巫法,为什么不多留下端正王朝人,那才有意思。”他的意思是你有这方法,刚才应该击杀莫罕达斯,使倚天城一劳永逸。

龙奇风摇头道“那人功力比我高,我控制不了,如果强行杀高功力的人,只怕我会被反噬,我的巫力就废掉了。”

这道理巫族人都知道,所以蒙绕赤龙呵呵笑道“大人,别怪我,我忘了功法是跟巫力增长的,只想着杀那胖子,我们就有机会守住倚天城了。”

龙奇风也在城楼上笑道“首领,杀强盗要慢慢来,我们今天应该说收获不小,至少杀了有一万多人。”

听龙奇风这么说,再看看四周的端正王朝士卒尸体,蒙绕赤龙的心情好了许多。看着城下的民军士卒道“各位抓紧时间打扫战场,特别是兵器,我看里面有不少灵器、宝器,民军缺得很。还有金银首饰,奇怪袋子之类东西,都给我收上来,再来几个火属性灵巫,把尸体烧了。”

龙奇风在上面招招手,道“首领,这些事让下面人做吧,你先上来,我有事要跟你商量。”

蒙绕赤龙嘱咐了熊仲一几句,然后看着蒙绕山虎道“蒙绕山虎,打扫战场是你的强项,你负责,要干得好,有赏。”

蒙绕山虎一听来了精神,道“首领,你说的,只要有赏,我挨那顿棍子也不亏本了。”说着还摸了摸自己的屁股,想来那地方还是有些痛。

旁边的民军士卒都笑起来,蒙绕赤龙也笑了,道“说话算话,而且你好对付,只要给钱就行。”

蒙绕山虎点着头。“对,对,我只要钱就行。”

蒙绕赤龙没再说话,顺着城墙上放下的绳子,回到城墙上。当看到龙奇风手上的巫器,见上面有很多符阵,便好奇地问道“你手上巫器只怕不是凡品吧?我可从来没见过。”

龙奇风笑了笑,摸着手上的巫器道“这是我胡乱想出来的,是灵巫的杖跟战巫的矛结合体,就算是近身战,我也可以应对。因为我是水巫力,所以叫它凝水杖,里面的晶体是凝水晶,可以快速聚集水元气,并且快速地放出去。”

他听了皱皱眉头道“我听说做巫器,最好的应该是同属性的妖丹,你这怎么变成了晶石?”

龙奇风听了苦笑道“现在妖丹本来就少,要找一枚同属性的,而且符合你的更难,何况妖丹的造价现在可不便宜。”

他听了也是笑笑,这些年在山林里,确实很少见到妖兽了。所以没接这个话题,而是看着凝水杖,若有所思。

然后慢慢地道“这金属球上可以加些钉子,再刻上战巫的符阵,这样就可挡可攻了,也让人分不清你是兵器,还是巫器。在战斗中突然使用灵巫技法,会有更大的隐蔽性,而且不管遇上灵巫,还是战巫,这兵器都有一定的优势。”

龙奇风先看了眼自己的凝水杖,然后深深地看了蒙绕赤龙一眼,他不得不承认,要是这么一改的活,凭自己的巫力,可能更有优势,心里不得不承认这小子确实是天才,这么会时间,就能发现这兵器的优缺点,并且进行改进。

他看着蒙绕赤龙认真地道“谢谢!我记住了。”

“城守大人客气,我们现在重点是救治伤员,特别是腾参军,还有那位阿公,对了,叫龙杰冠是吧。他们这种高战力,一定要尽快恢复,使他们有一战之力。特别是龙杰冠,是城守大人带来的,他一定要恢复过来,我们倚天城后面就靠他了。”

龙杰冠本来就断了胳膊,后来又被冰寒冻成内伤,正好在城楼前运巫力恢复,正好听到他这番话,道“谢谢首领大人夸赞,小老儿不敢当。我的伤没大问题,只是一点内伤。”

说着站起来,走到蒙绕赤龙身后站住,却不再说话。只是他那张老脸变得苍白,站在那里摇摇欲坠的,似乎马上要摔倒一样。

蒙绕赤龙没明白他站到自己身后是什么意思,反而看着他那脸色有些不安地道“阿公,你脸色不对啊!你还是先疗伤吧,对了,吃了丹药吗?”

龙杰完紧闭着嘴,似乎不想说话,可还是没闭住,一张嘴,一口血喷了出来,那血落地后,就成了红色的冰屑。

蒙绕赤龙见了,惊叫起来。“阿公,怎么这样,来人,拿我们最好的疗伤丹药过来。”

龙杰冠摇摇头,道“没用,我的经脉跟巫力,都给那冰寒之力冻住了,现在体内巫力运行不了,也没办法压制那种冰寒。”

他一听就明白了,龙杰冠刚才挨了一脚后,莫罕达斯的冰寒之力进了体内,可他没时间逼出来,就给那些冰寒之力冻住了,要是靠他自己,将巫力部运行起来的话,可能要花不少时间。而他还指望着明后天,龙杰冠能拖住那胖子。

所以,他急了,有些急促地道“阿公,怎么能这么说呢?你这就是内伤,先用疗伤丹控制住,我们再想办法,把那冰寒逼出来。”

龙杰冠点点头,道“我知道,你叫人送我回去,我自己逼出来。”

这话他没听明白,因为这是城守府的人,怎么叫民军送?所以他看向龙奇风。

龙奇风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笑道“你刚才可能没听明白,龙杰冠虽然是我家门客,可现在是你的人,这是我龙家表示的一种态度,将他送给你做私人护卫,保证你的安。”

一听门客这词,蒙绕赤龙脸就阴了,特别是把一个人,当成货物送人,也是他不能接受的。他本来想发作的,可看龙杰冠现在的样子,还有脸上无奈的表情,他咬咬牙忍了下来。

“我是名战巫,战死沙场是我的荣耀。而且我现在不是龙家门客,可以拒绝你的礼物。只是这也是城守大人的一片心,所以阿公算是我们民军的一员,行不行?”

龙奇风轻轻地道“人,已经送给你了,你也领了龙家的情,人怎么安排,就是你的事了。”

蒙绕赤龙点点头,不再看龙奇风,而是对龙杰冠道“阿公,先把丹药吃了,我叫人送你回营,我等会回去,帮你想办法。”他说这话时,廖文宏已经跑来送上了丹药。

他亲手喂给龙杰冠吃,龙杰冠却不张嘴,而是盯着他看。

Tags: